天文台道:黃婉曼跳出一片天

早幾日還下着傾盆大雨,偏偏黃婉曼拍照當日風和日麗,所謂「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」,真的信不信由你。攝影:林德雄

早幾日還下着傾盆大雨,偏偏黃婉曼拍照當日風和日麗,所謂「天道無親,常與善人」,真的信不信由你。攝影:林德雄

頭上沒有光環,天氣小花搖身變成女神。黃婉曼憑着一句「我哋家跳出香港」,在天氣界闖出藍天。信不信由你,原本沒有間斷的雨天,也在她拍照當日放晴。今時今日,女神的拍檔已不再是天氣先生,取而代之是南非獅子仔,報天氣形式講波原來真係有得諗。天氣女神出身中文大學,際遇比另一位等候發落的女神好,香港地講波,報天氣,際遇點都好過講民主。撰文:何永寧

現年 26歲的黃婉曼清楚記得,年多前第一次做天氣小姐,首次出鏡顯得有點緊張,在鏡頭前不經意跳了一下,連她自己也意想不到,這一跳令她跳出一片天,她日前接受本報專訪時說:「當時都幾緊張,因為節目直播出街,報天氣時唔自覺咁彈咗一下,講咗句『我哋家跳出香港』,所有都係冇安排,隨心講,之後導演話幾好喎,其實我講過乜都唔記得。」

晴朗 前程似錦

輕快的語調、跳脫的演繹加上甜美的笑容,即時令黃婉曼在網上爆紅,獲一眾宅男封為天氣女神。對於這個稱譽,女神表現清醒,笑着說:「人哋叫唔代表你係,靚唔靚自己知。自問都有好多不足,講嘢快有懶音、成日講到過時。」女神的名聲令黃婉曼一時間非常搶手,世界盃期間除了替商場擔任推廣活動,無綫更邀她講波,她說:「佢哋話想用報天氣嘅形式去分析球賽,自己有睇波,但唔係好熟,家都做緊資料搜集,唔想收咗人錢行嚟行去就算。」她笑言這段時間的收入抵得上在新聞部打一年工,對於日後去留,她自言仍未有定案,但沒有想過做藝人,她笑說:「都話自己知自己事,唔係咁啱做娛樂圈。」

黃婉曼報天氣時憑一句「我哋家跳出香港」而聲名大噪。電視圖片

黃婉曼報天氣時憑一句「我哋家跳出香港」而聲名大噪。電視圖片

跳出去的黃婉曼即跳入世界盃節目,用報天氣的形式去講波。

跳出去的黃婉曼即跳入世界盃節目,用報天氣的形式去講波。

梅雨 同學排擠

黃婉曼是潮州人,自言有點重男輕女,頭一胎希望是男孩子,願望是三個才夠數。

黃婉曼是潮州人,自言有點重男輕女,頭一胎希望是男孩子,願望是三個才夠數。

黃婉曼自言自己的人生經常「陽光普照」,明明一星期雨水都沒有停過,偏偏為本報拍照當日陽光燦爛得嚇人。假如「晴天」代表歡愉,剛到香港那一年,是她覺得最明媚的時光,她回憶說:「當時 12, 13歲啱啱喺內地嚟到香港,考到香島中學讀中一。嗰陣另一間學校漢華都收我,仲近屋企,返香島就要日日花成四個鐘頭車程來回,但我都揀咗香島。」原因簡單,就是面試時老師給她親切的感覺:「佢哋會同你傾偈,好關心你,感覺好似大家庭咁。」入學後,無論書法班、歌唱比賽還是辯論隊都找到她的蹤影,中二那年更四齣到各區學校比賽,學業成績更是全級第一名。
歡愉過後,「梅雨」在中三那年降臨,家庭經濟有問題,她被迫返內地升學,成績一下由前列變成倒數第二,不只課程追不上,人際關係也出現問題,她說:「班同學仔見你喺香港嚟就覺得你好巴閉,我唔知係妒忌定點,佢哋就係唔鍾意你,成日喺背後講你是非。」
變成異類,連唯一談得來的同學,也無心講了一番令她大受打擊的說話,黃婉曼說:「佢同我講『你知唔知呀,個個都好討厭你呀,係得我同你玩咋』,連我最好嘅朋友都咁講,我當時諗你哋都未認識我,憑乜無端端討厭一個人。」賽後檢討相信可能是他們怕被來自香港的人看扁,所以先下手為強看她不起。不過,一向樂天的她慢慢用誠意讓當中較溫和的一群放開偏見,這份友誼也保持至今。

暴雨 喪弟之痛

黃婉曼由小花到女神都保持一貫親切的笑容。

黃婉曼由小花到女神都保持一貫親切的笑容。

友誼尚可以放下,惟獨親人的離世就如暴雨來臨,有着不可彌補的痛傷,中六那年發生了一件令黃婉曼今日仍不想多提的事情,就是弟弟在交通意外中過世,她說:「件事唔想再講……除咗親人過身,冇事會令我唔開心。感覺係一個人可以消失,係完全消失,你唔可以打電話畀佢,搵佢唔到。相對嚟講工作、名利已經變得冇所謂,人嘅生命至係最重要。」正因為失去,令她更懂珍惜:「家唔會因為件事細微而唔去做,如果今日唔做,驚下次冇機會,所以家每次見到嫲嫲都會錫佢一啖。

歡樂天使傳遞正能量

能力越大責任越大,女神的願望卑微但滿有愛心。黃婉曼說:「其實自己雖然報天氣,都想喺短短幾分鐘入面除咗資訊,仲可以帶到歡樂畀人。」她周遭很多人對生活看得很灰,不少人工作 10年連人工也沒有加,加上幾年前金融海嘯,人人都不開心怕裁員,今日不知明日事,生活被烏雲籠罩。

默默為同事打氣

女神和任職無綫的男友曾志釗拍拖近兩年,喜歡他做事有責任心,懂照顧人。資料圖片

女神和任職無綫的男友曾志釗拍拖近兩年,喜歡他做事有責任心,懂照顧人。資料圖片

黃婉曼記得有次,一名平時只是點頭招呼的同事被裁,她默默送他上車道別,她說:「知道冇乜嘢可以做,只係想畀啲支持佢。之後喺 facebook聯絡番佢,佢好開心話畀我聽搵到份工,仲話好記得嗰日我送佢上車。我發覺有時你未必要做好多嘢,但人哋已經感到溫暖。」
自此黃婉曼更堅定要將笑容帶給別人,難怪何時何地都見到這個女神面露笑容:她給狗仔隊偷拍,報道見報後會笑、記者提問一些刁鑽古怪問題她也會笑。她覺得在能力範圍內幫人是件快樂的事,助人自助。基本上,她的世界沒有壞人,感覺她像天使多過女神。

人物誌:愛情事業皆得意

工作不絕的黃婉曼,早前和足球巨星薛高(中)出席世界盃活動。資料圖片

工作不絕的黃婉曼,早前和足球巨星薛高(中)出席世界盃活動。資料圖片

現年 26歲的黃婉曼,原名粘冰冰, 96年由內地來港定居。她在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畢業後加入無綫,並在晚間新聞報天氣,又曾任《新聞透視》記者,與無綫新聞部攝影師曾志釗拍拖近兩年。黃婉曼報天氣時憑一句「我哋家跳出香港」備受網友熱捧。
黃婉曼今年 2月離開無綫,轉投中國移動旗下雜誌,至上月才重返無綫,但不足一個月再向無綫新聞部請辭。近日她應無綫邀請主持今屆世界盃。

評論回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