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鐵馬尋橋》剧情介绍

劇情介紹 (第十四集至第廿五集)

第十四集 (5/4/2010) 星期一
忠願將剩下兩招腿法教給鈞,但鈞必須答應以所授腿法踢死章和棠。忠被槍決,大快人心。昌決定將全副家當拿出創立藥廠。歐陽彪藥廠開張,生意興隆,尤以「犀角正氣丸」最受好評,更奪得廣州十大優質成藥。章拳勁驚人,但蘭等苦惱廣州無名師指導。娟與男友何浩然打算結婚,雙方家長聚餐。昌提到從化疫情嚴重,政府要訂購一萬盒「犀角正氣丸」,但因資金不足作罷。然兄長願意入股幫忙,眾人大為振奮。棠運藥至從化,巧遇至當地義診的晴。衛生局再追加十萬盒,棠本以資金不足婉拒,在晴央求下棠只好答應。棠向藥材商梁湛賒到藥材,藥廠日夜趕工,終於如期交貨。德派人暗中將藥丸之犀角粉替換,棠為免假藥傷害人體,將藥丸全部銷毀。

第十五集 (6/4/2010) 星期二
湛向棠追討藥材費,棠說服湛再賒一批藥材,待收到貨款一次清償,湛勉強同意。藥廠再生產出十萬盒,但衛生局只能先支付二千元貨款,其他要十五日後再付,藥廠財政壓力沉重。章和雁到佛山尋覓鐵沙掌名師,在茶樓被騙徒騙走所有盤纏。然的家人見藥廠財政困難,竟向娟要求退股。然、娟二人街頭爭吵,最後決定分手。湛與妻周芳芳又至武館追債,棠保留部分現金支付工人薪資,只能償還少量欠債,二人答應延期八日。珠母女欲借一千元給棠,但被德發現,將錢沒收。章再遇騙徒,雙方大打出手,警察收了騙徒黑錢,竟將章收監。雁回家向眾人求救,蘭決定漏夜趕往佛山營救。

第十六集 (7/4/2010) 星期三
湛與芳又上門追債,棠故意在茶中放瀉藥,待二人腹瀉時,以「犀角正氣丸」治療。湛等服藥後知道靈效,答應再寬限數天。佛山警局要章賠償三百元湯藥費,幸得晴及時借錢解救。芳叫妹妹周冰冰往從化查探,證明「犀角正氣丸」靈效,但衛生局指應會拖欠貨款。章出監,自覺拖累眾人,意志消沉。湛原來是東北一帶鐵沙掌高手,德希望湛收鈞為徒,湛借詞推託。湛又至武館追債,與章動手,驚覺章拳勁了得。芳願意取消債務並入股藥廠,不過要得到武館和藥廠八成股份。棠願意芳入股,條件是芳必須維持原名、保留原來工人及擴大業務,芳一一答應。棠償還欠然家人的三千元,並勸然母不要阻止然和娟的交往。

第十七集 (8/4/2010) 星期四
湛拒絕收鈞為徒,德警告湛不可賖藥給棠。芳對藥廠管理極為不滿,派冰任襄理加以整頓,芳得知棠要湛收章為徒憤怒不已,立下廠規:藥廠內不得談武、動武。冰遭丈夫關洪騷擾,洪指冰與司機有染,又吞沒其首飾珠寶,幸得章出手解圍,冰對章漸生好感。棠再勸湛收章為徒,湛不得已說出苦衷。原來當年湛以鐵沙掌誤傷外父,外父後因內傷猝逝,湛立誓從此不再動武。德派人至藥廠鬧事搗亂,棠藉口廠內不得動武為由故意不出手退敵,借此激芳准許湛收章為徒。德帶鈞至武館找章比試,章技遜一籌。湛發現章橋手穩當,但馬步略嫌不夠。湛要訓練章的馬步像鐵一樣硬,配合尋橋,練到「鐵馬尋橋」地步,才能穩操勝劵。

第十八集 (9/4/2010) 星期五
章為免冰受洪騷擾,護送其回家。冰向章哭訴自從父親猝逝,家道中落,為免湛和芳因欠債坐牢,不得已嫁給洪為妻。但洪患有精神病,喜怒無常,冰受盡折磨,決定離夫遠走。雁知冰喜歡章,內心不安。德設計陷害棠的弟子阿廣強姦,威脅其在決賽時下瀉藥害章。冠軍決賽,章一番苦戰,終於將鈞打倒在擂台上,成為廣東省拳王。原來廣因心軟未有下藥害章,鈞因此心有不甘,找廣算帳,憤而將廣打至重傷。徐會長回家途中目睹凶案,將廣送醫,並告知顧家兇手是鈞。鈞知道自己闖禍後與手下躲在碼頭的廢棄倉庫,並通知德設法營救。廣在醫院臨死前說出「榮萬鈞」三字,晴非常驚訝。

第十九集 (12/4/2010) 星期一
晴擔心鈞安危,神不守舍。珠欲往碼頭探鈞,蘭假扮車伕騙說知道鈞藏身地。珠哀求蘭放過鈞,但蘭不為所動。棠帶人至碼頭捉鈞,德非常合作,帶鈞和手下往警局自首。德向鈞手下達落毒,再找醫生串通,令其誤以為自己身患絕症。德要達承認所有罪狀,達受騙上當,鈞等無罪獲釋。德帶家人至靈堂拜祭廣,靈堂裡群情洶湧。德巧言狡辯,指廣強姦達表妹,達才失去常性踢死廣,而徐會長可能因酒後老眼昏花,錯看為鈞。棠等人至獄中看達探問究竟,達承認確實殺人,眾人大惑不解。晴與悠對達殺人一事半信半疑,德以二人不信任鈞而怒責一番,二人含淚認錯。

第二十集 (13/4/2010) 星期二
晴在醫院遇到達妻,知道達得了怪病。晴到獄中探訪達,撿到一顆藥丸,經化驗證實是心臟藥。棠哮喘病發至醫院,知晴突然辭職轉往從化義診。棠到從化找晴,晴反應怪異。晴留下遺書給棠後,跳河自殺,幸好棠及時救回。晴在遺書中講出達認罪真相,但自己卻為了弟弟,沒有勇氣揭發,愧對病人和朋友,才決定結束生命。棠為免晴內疚,將信燒毀。棠至獄中告知達真相,達在庭上翻供。棠帶齊人馬至茶樓找德夫妻算帳,眾人齊聲譴責德的種種惡行,德夫妻狼狽離去。廣州輿情洶湧,群眾包圍榮家,抵制藥廠。邱局長帶人至榮家逮捕鈞,鈞喬裝警察乘亂逃走,但被章機警擒獲。冰與章朝夕相處,逐漸墜入愛河。

第廿一集 (14/4/2010) 星期三
章公開與冰戀情,眾人衷心祝福,唯有雁暗自垂淚。鈞案勝算渺茫,珠焦慮萬分,此時晴和悠離家而去,珠傷心難過。蘭在路上遇到德夫妻,互相責駡,德揚言誠當年是死無葬身之地。蘭回家後,決定不再自我欺騙,為誠立神主牌位,章等亦願意接受事實。鈞在眾人面前被槍決,但原來竟是找人頂包,待群眾離開後,慌忙逃命。洪又至藥廠要冰歸還偷走的錢財首飾,章出面將洪趕走。冰原來當年是貪慕虛榮才嫁給洪,現在為了與章戀情,央求芳幫忙。湛為外父之死內疚,勉強答應替冰圓謊,蘭一家信以為真。蘭在火車站看到疑似排長之人,可惜沒有追及。章等對父親下落再燃希望,全家靜候排長出現。

第廿二集 (15/4/2010) 星期四
章和雁為藥廠拍攝月份牌宣傳,芳和冰故意以雁被姦事羞辱雁,雁含淚退出。鈞躲在廣西日夜苦練泰拳,以報深仇。比賽將至,章被家事、愛情困擾,練習鬆懈,湛甚為擔憂。有人寄匿名信給蘭,告知誠葬在流花公園,蘭等急往挖掘無功。洪之司機劉輝登門找冰,原來輝為冰與元配離婚,但冰已移情別戀,對輝冷淡。二人爭吵時被雁看到,冰警告雁守秘密,以免影響章之練習。芳要湛出手將輝嚇退,又和冰合謀冤枉雁勾結輝。湛良心不安,將冰之往事和奸計一一道出,冰羞愧離去,芳怒火中燒,要和湛離婚。七省拳王大賽,鈞以「阮文奇」身份代表廣西出賽,全場驚見奇的長相與已死之鈞極為相似。

第廿三集 (16/4/2010) 星期五
娟請朋友在廣西戶政單位詳查奇的資料,發覺可疑。棠終於在公園遇到排長,排長在武館向眾人憶述當年情況:誠和排長擒拿德後,珠突然出現,德與誠等發生糾纏,珠開槍誤傷二人。珠好心放走排長,但誠則被德再補二槍殺害。排長回警局途中,目睹邱局長為了藥廠利益而助德將事實隱瞞,排長為了保命,只好與妻小遠走高飛,更不敢將真相告訴蘭,以免她為了報仇反遭不測。排長以章等已長大成人,決定挺身對付德。芳要和湛離婚,湛登門道歉,但芳不為所動。德深夜至武館告知誠埋葬地點,目的是要騷擾章賽前心情。蘭等心焦如焚,漏夜挖掘誠屍體。拳王決賽,章和鈞戰成平手,加時再賽,依然勢均力敵,一齊倒地不起。

第廿四集 (18/4/2010) 星期日
章和鈞拚鬥至筋疲力盡,湛怕章因比賽受到致命內傷,突然舉白巾叫章投降,鈞成為七省拳王。湛突然暈倒,送院不久即因心臟病逝世,幸好與芳見到最後一面。德叫鈞即刻逃往上海,鈞在火車上突然兩腳麻痺。湛死前留了封信給芳,告訴芳人生除了武功和愛情外,還有良心正義。芳願意為了正義與德力拚到底,並約定徐會長等人在白鶴寶誕揭發德的罪行。珠因良心不安欲自首,叫德帶全家遠走上海。德重金收買警局,把雁及排長等的至親擄走,威脅眾人;又怕珠自首,將其抓去精神病院。白鶴寶誕當天,芳邀請所有記者出席,準備公開聲討德。不料,排長與徐會長等都沉默不語,不敢說出真相,芳與棠面面相覷。

第廿五集 (大結局) (18/4/2010) 星期日
棠慷慨陳詞,要大家團結對付德,眾人終肯挺身痛斥德之惡行。南京警察廳幹員至酒樓逮捕德,德以芳作人質反抗,混亂中章出掌擊傷德,德束手就擒。徐會長等親人一一尋回,唯有雁下落不明,蘭一家憂心如狂。邱局長糖尿病嚴重,看破世事,勸德講出雁之下落,德拒絕。德生日,晴保釋德回家吃飯,珠精神失常,將德誤認為誠,德難過落淚,但仍不透露雁之下落。鈞以病人身份探德,終騙德講出雁之藏身處。鈞原來為比賽服藥過量,下半身癱瘓,後悔一生所為,回廣州自首,並協助尋回雁贖罪。章趕往藏參處,雁奄奄一息……德在獄中自縊身亡,鈞則被法院改判二十年徒刑。歐陽彪藥業沙面分店開張……

第1-5集
第6-13集
第14-25集(大结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