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VB电视人生存状态调查 曾醒明: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

TVB如是说
曾醒明:我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

无线外事部副总监曾醒明,对无线的薪酬问题自有一套说法。

2010年,香港免费电视市场将进入战国时代。城市电讯、有线电视及电讯盈科都相继向政府申请免费电视牌照。谁能申请成功,仍是未知之数,但可以肯定的是,TVB四十二年打造的电视王国,即将面临新的竞争者。而此时,却正值TVB的多事之秋:“版税之争”悬而未决,员工要求加薪的抗争此起彼伏,高层涉贪暴露艺人备受压榨的内幕……外忧内患之下,TVB如何修补自己的企业形象?记者要求专访“陳志雲事件”之后新崛起的高层、TVB现任集团总经理李宝安,遭到对方婉拒。外事部副总监曾醒明,代为接受了本报的专访。

采写:本报记者 蔡丽怡 实习生 李若兰

公司需要更多的资金来承担飞速的发展

南方都市报(以下简称“南都”):相比TVB盈利的增长,员工工资的增长一直缓慢,比例悬殊,导致怨声日重。TVB管理层怎么看这个问题?

曾醒明:因为现在市道普遍还不是太好,以及营运成本的上升,公司要把若干的资金作为增加竞争力(之用)。公司从前年起开始发展数码广播,TVB承诺要重新投资超过十个亿(港元),重新架设发射站,添置很多仪器。数码化之后又多了很多频道,互动新闻台、高清翡翠台、J2、收费电视等,公司在人手调配上,员工所要兼顾的工作自然多了。还有其他多元化的发展,如涉猎電影。未来几年,公司还要成立一个数据中心,在将军澳买一块新地,那里差不多有一万五千英尺,希望能在那建一个新的大型演艺中心。而这一切,公司并没有向银行进行借贷,纯粹是通过自己的能力来承担这件事情。所以,可能同事们看到公司的盈利在增加,但它也需要更多的资金来承担飞速的发展。

南都:工会一直要求与管理层直接对话,从陳志雲到李宝安,管理层对员工的诉求,在处理态度上有何变化?

曾醒明:以前是由业务总经理陳志雲和工会代表谈的,陈生本来就很喜欢聆听,也会去很感性地做一些事情。现在李宝安先生是集团总经理,掌管人事、行政和财务,从去年开始由他直接和工会代表对话。但是,现在工会很懂得通过传媒事先宣扬,还找了立法会议员(注:李卓人,香港职工会联盟秘书长)一起来开会,因为议员始终不是TVB的员工,所以处理上花的时间会较长一些。但两位管理层都是有诚意的,希望能够尽量舒缓他们的情绪,多点聆听他们在工作上的意见。我们不敢说百分之百能够舒缓,但里面有些问题是可以解决的。

其实任何人都是海鲜价

南都:2月8日TVB给员工发放花红及加薪后,工会反映大部分基层员工投诉加薪幅度仍偏低,而艺人更是未能在这次加薪行动中受惠。

曾醒明:这样说,是以偏概全的。作为受薪阶层,当然希望公司能够加得越多越好。公司有一些底薪较低的员工,薪水是加得比较高的;底薪较高一点的,就会加得比较少,很难做到全部都加5%。艺人是没有加薪的,艺人在合约期结束之后,艺员科再和他们商量,考虑他(她)那一年的表现再看,艺人是海鲜价。艺人最重要的是参与TVB的演出,把TVB当做一个平台、跳板。你看看柴九,戏红了,赚钱的机会自然雪花般飞来;还有谢雪心,她在ATV工作了这么多年,只有圈内人认识她,但一转来TVB,一个叫大奶奶的角色,广告、登台、出席活动的机会多得数不胜数。这些都是TVB带给艺人的间接利润。

南都:香港免费电视市场今年将会加入更多新的竞争者,假若对方为演艺人才、幕后人才提供更优厚的条件,TVB有何策略去保持自己的优势?

曾醒明:从长远来看,TVB仍然要建立一个健康的制度,同时也要储备多一些人才,把节目办得更好,才能维持我们的竞争力。至于说外间有新的竞争者想来挖人,TVB一向都在这方面充当一个摇篮的角色。但如果TVB真的觉得很需要某个人才,公司还是愿意出一个合理的价钱的。其实任何人都是海鲜价来的。

有些负面报道是一种鞭策

南都:当艺人、员工的低薪过劳问题逐渐被媒体曝光,TVB在处理时仍展现出一惯的强势态度,坊间多了很多声音,指责无线的霸道、恃强凌弱、一台独大。管理层怎么考虑企业形象的经营呢?

曾醒明:因为TVB有四十多年历史,有它辉煌的年代,在整个华人社会、特别在香港本土,它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传媒翘楚。无形中,它是树大招风的。这几年香港传媒的生态有了很大改变,有人是想借骂TVB出位,或者有些艺人想借骂TVB去争取曝光。虽然,有些地方我们也的确做得不够。总之,我们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我们在未来的日子仍会做好自己的本分。其实有些负面报道是一种鞭策,最主要看管理阶层能否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其实我们一向都抱着这样的信念: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。大家给我们的意见,我们都是重视的。